什么是“零”号病人?找到”零”号病人有多重要?毛骨悚然!

药品百科新闻 / 来源:英伦大叔 发布日期:2020-10-18 热度:1C
敬告: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网络,若有侵权、侵害您的利益或其他不适宜之处,请联系我们,本站将立即删除。
联系邮箱:2876218132#qq.co m
本页标题:什么是“零”号病人?找到”零”号病人有多重要?毛骨悚然!
本页地址:http://www.120122.cn/10192-1.html
相关话题:零号病人是什么意思
#零号病人是什么意思# 什么是“零”号病人?找到”零”号病人有多重要?毛骨悚然!


2月15日,一则关于“武汉病毒研究所一名女研究生黄艳玲是新冠病毒肺炎零号病人”的消息在网络流传。(以下综合整理知乎/新浪/澎湃等)

什么是零号病人呢?是第一个得传染病,并开始散播病毒的患者。在流行病调查中,也可叫“初始病例”或“标识病例”,正是他造成了大规模的传染病暴发。

2月15日晚间,有新京报记者就此事向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、流感病毒实验室研究员陈全姣求证。两人均表示,对病毒所是否有一位名叫黄艳玲的女研究生并不掌握,但可以保证武汉病毒所目前无一人感染新冠肺炎。

“怎么可能?这个一看就是假新闻。”石正丽说,“我可以保证,包括研究生在内,我们所没有一个人被病毒感染过,我们所是零感染。”对于上述信息,陈全姣也表示,“我们武汉病毒研究所没有一例感染,我们病毒所绝对不是‘零号’。”


2月16日中午,针对网传"中科院武汉病毒所研究生黄燕玲是新冠肺炎零号病人"的说法,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 在其官网 发布公告辟谣。
公告称,黄燕玲是该所2015届硕士毕业生,在学期间的研究内容为噬菌体裂解酶的功能及抗菌广谱性,毕业后黄燕玲 一直在其他省份工作生活,未曾回过武汉,也未曾感染新型冠状病毒,身体健康。

武汉病毒所还表示,相关谣言极大干扰了 该所的科研攻关工作,将保留依法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。有媒体报道说,黄燕玲目前在四川一家生物公司工作,其所在部门负责人表示,"她现在正常上下班,身体没有任何状况。"
 
本次有关黄燕玲的谣言会引发舆论轩然大波,其背景是此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“零号病人”目前尚未被锁定并公布。
“零号病人”,指的是第一个患某种传染病,并开始散播病毒的病人。在流行病调查中,通常被叫做首发病例。在传染病的发生发展和传播过程中以及传染病的认知、研究过程中首发病例一直是占有重要的地位。

通过对首发病例的细致调查,能为疾病来源、病因分析、预测、控制措施采用、预警机制的建立提供大量宝贵信息。
因此,这也是当下外界关注零号感染者的重要原因。不过,截止目前,真正的零号病人是谁也仍未可知。
上海市感染性疾病科临床质量控制中心主任,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感染科主任谢青认为,在传染病范畴内,找到零号病人至关重要。一旦确认零号病人就可以科学的推断出,病原的始末以及最初的传播路径,找到病毒的宿主。但谢青也坦言,疫情爆发至今已接近一个月,寻找零号病人困难极大。

武汉病毒研究所官网,已经没有了黄燕玲的介绍和相关信息。
“零”号病人的观点先放一放,只要是存在,相信是一定能找到的,即使找不到,也一定会有说法。 更何况,真人真名真姓存在,到最后,一定会有视频或者相关机构现身说法。 只是一段公告,当事人的qq截图,是无法让民众信服的。 
疫情发展到今天,代价可谓惨重,从中暴露出的各种问题,从各级政府到红会,到各种信息,谣言的横飞。普通民众根本无法对事实进行一个科学的,理智的判断。 要感谢中国的普通民众,感谢湖北全省,感谢武汉市的全体民众在面对如此严重的疫情下,为控制疫情所做出的牺牲和贡献。 
这种情况要是发生在英国或者美国,根本不可能被理解和接受,政府也根本不可能能够控制和管理整个肆虐的疾病。 在英国,从武汉撤回英国的英国人,被强制隔离14天都已经发生好几次酒鬼要冲出隔离区的事件,最后英国政府不得不紧急颁布法案,宣布英国警察有权力在特殊情况下,对有可能影响公共健康的普通公民进行强制隔离。 
疫情仍然肆虐,但是从中的教训却不见得被学习,病毒的起源一直是人们关注的热点,真的仅仅是海鲜市场的过错的“天灾”?还是由于人为管理因素,或者说其他因素造成的“人祸”?



关于疫情的起源,一直有不同的说法,网络上各种繁杂的信息,也不知道哪个是真的,哪个是假的。 下面的这段文字,来自武小华博士对疫情起源的一个猜测和判断。 
我不是阴谋论者,但是看完这些,还是感觉。。。毛骨悚然,到底真相如何,相信历史会给大家一个公证。 
以下全文来自武小华博士微博及相关文章,仅供大家参考。 

需要说明的是,本人博士期间、以及之后的一段时间,曾在实验室从事普通的药物实验、疫苗等基础工作,熟悉生物实验室的工作和生物学基础,介于此,介于一个基础科研的良心,对石正丽以下的微信非常愤怒。 


面对几万人的感染,几万家庭的支离破碎,几百条人命,石研究员公然撒谎也就算了,还骂这些不幸的人活该,因为是你们自己不文明习惯的惩罚,请问这些人都是吃蝙蝠吃的吗?荒唐!而且要质疑你的研究的科学家闭嘴,你已经丧失了最基本一个科研工作者的最基本要素:实事求是,以及一个科研工作者的社会底线:人性。

当你说出这样的的话的时候,我真的是被你气的咬牙切齿,那么我就公开的把你的谎言揭露一下吧,揭露一下双黄连下赤裸裸的谎言。

1,从蝙蝠到人,新冠病毒是如何变异的?

这是一个SARS病毒的模型,看见她表面漂亮的紫色蘑菇丁了吗?请做笔记,它叫spike glycol protain, 简称S蛋白,这个蛋白很重要,他就是钥匙,能不能传人,就靠它。

蝙蝠身上的病毒,它的S蛋白,是不能传人的,否则,一只蝙蝠可以杀死几十万人不止,所以吃蝙蝠这个谎言,基本是不可能的。正所谓一把钥匙开一把锁子。

但是,病毒在地球生活了40万年了,他们为了生存下去,他是要不断寻找宿主和变异的。

那么,从蝙蝠到人,冠状病毒要通过不断获得人的蛋白质信息,如果仅仅依靠人来吃,至少要吃一万年以上,“活着”的病毒才能获得人的蛋白质信息,而且,蝙蝠又不是伴侣动物,很难从血液、体液等方式获得人的蛋白质信息。
比如猫也有HIV病毒,俗称猫艾滋,但是即使和人亲密接触,猫HIV猫艾滋病毒也不传人,因为猫艾滋打不开人的密码。

那么,从蝙蝠携带的冠状病毒变异成2019-nCoV冠状病毒,怎样才能发生变异呢?有两种可能 1. 自然变异 2.实验室修改病毒

第一:自然变异
那么我们先说说自然变异吧,首先以蝙蝠为宿主的病毒,要在自然界找到1——2个中间宿主,通过这1-2个中间宿主逐渐找到人类的基因密码发生变异。

这种情况基本在2019-nCoV冠状病毒上是不可能发生的,因为如果发现了2019-nCoV那么首先发现的是这个中间宿主,比如sars病毒会首先追到果子狸身上,但是2019-nCoV却缺少这个中间宿主,却被高福院士直接追踪到了蝙蝠身上。

高福院士是非常清楚2019-nCoV缺少这一环的,但是他没有说或者没有说清楚,只能说除了科学家,他还有官员身份,这个身份不能让他说。
所以大自然的变异基本排除。

第二,实验室的修改变异
 
接着讲,为什么高福院士能越过中间宿主直接找到2019-nCoV的源头蝙蝠身上呢?唯一的依据就是拥有大量的蝙蝠病毒的大数据库

好吧,到这里终于追到石正丽研究员这里了,看看石正丽这些年的研究成果和工作,她的数据库里拥有不少于50中以上的冠状病毒,没有这个蝙蝠冠状病毒的数据库,高福院士是不可能在很快就筛选出蝙蝠这个宿主的。

所以2019-nCoV的原始病毒,保存在石正丽的病毒库里。


2、好吧,让我们再看一下冠状病毒这个紫色的小蘑菇,人为的换掉它,难吗? 不难啊,如果你不会换这个,那根本不是学生物的,可以这么说吧,中国80%的生物研究生都会,武汉大学的生物学研究所随便挑几个学生都会换掉,因为导师很厉害。别说饶博士领导的北大生命科学院,对研究生物的研究生来说,如果不会,就没法拿毕业证。操作过程就不必讲了,是一种体力活。


3、新冠病毒是如何传播的
好吧,拿到或者换掉冠状病毒的紫色小蘑菇丁之后,实验室接着要做什么呢?当然是要把病毒种在新的宿主身上啊,记录这些病毒宿主的一些列生化指标和传播途径。

这些宿主是什么呢?那就是实验室的实验动物了,他们真的非常可能,不亚于水深火热的患者,我们称这些动物为SPF动物


我还养过SPF动物,哎,我真为自己身为人类而感到羞愧和深深的忏悔,即使我终身食素,也无法摆脱这种忏悔的心理,何况是身在水生火热疫区的那些可怜的病患,每每想到这些,我就能想到那些在笼子里同样有灵魂的生灵。

那么,一种被修改了S蛋白的病毒,在宿主之间传播,这里的宿主变成了可选择的SPF动物——小鼠、大鼠、和猴子。


病毒传播的方式常见的有集中,1.飞沫传播 ,比如流感病毒 2. 血液传播 比如艾滋病病毒 3. 母婴传播,比如乙肝病毒。


那么这时候科学家,其实是实验员在修改病毒的时候,就会选择病毒和宿主的那段蛋白以决定传播方式。

好吧,这就是考验科学家良心和利益的时候了,如果选择了母婴方式传播,即使是繁殖最快的小鼠,等小鼠成熟怀孕,也要22天为一个孕育的周期,鸡也要21天孵化。选择血液传播比较危险,如果操作不当很容易污染。

那么为了尽快的出成果,一般会选择最快的传播方式,呼吸道传播了,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数据:

2019-nCoV通过人体呼吸道和肺部细胞上的ACE2(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)蛋白受体入侵人体的。 患者刚开始的时候一般是以发热、乏力、干咳为主要表现,但是鼻塞、流涕等。

那么,病毒是怎么准确无误的选择到这个人体的开关呢?下面的论文是详细介绍了这个过程,而这篇论文,石正丽恰恰是作者之一:

https://www.nature.com/articles/nm.3985?fbclid=IwAR0iTTfDlT-uxNFPtvQH-xFrF6QaF1hKE1Ey2TPrEi17XfFUElbpUlAosDc

2015年,著名的自然医学电子刊物上发表了一篇论文,主要作者为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学研究所、武汉大学病毒研究所教授石正丽。


这篇论文说,他们医学研究发现,只要把蝙蝠身上的S蛋白里的ACE2这个受体开关一调,这个病毒马上就可以传染给人类。利用病毒基因重组技术将蝙蝠的S蛋白和小老鼠的Sars病毒重组,得到的新病毒可以和人体的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(ACE2)结合,能很有效地感染人类的呼吸道细胞,毒性巨大。他们发现新病毒明显地损害了老鼠的肺部,所有疫苗管失去作用。

于是,石正丽团队继续用猴子做实验,模拟病毒在人体上的效果。

这个实验当时引起美国医学界非常大的争议,医学专家Declan Butler也在Nature Medicine上撰文表示,这种实验没有什么意义,而且风险很大。由于缺乏技术,当时石正丽团队是和美国北卡罗莱纳的一个医学小组合作。2014年美国疾病控制中心意识到这个病毒有可能成为生物化学武器,立刻已经叫停了这种病毒改造计划,并停止拨款给相关的研究。

开展这种研究,肯定存在很大风险,所以下面的链接是质疑的文章:

https://www.nature.com/news/engineered-bat-virus-stirs-debate-over-risky-research-1.18787?fbclid=IwAR3DUjcRIlGF5_d6XOS4mm_ZlzWUwgGaHZZPYVp3_UaznsQWsftDU5EVQDY#/ref-link-2

好吧,我和石正丽研究员的对质,基本就到这里了,石研究的实验室员拥有2019-nCoV原始的以蝙蝠为宿主的病毒样本以及冠状病毒的数据库,也掌握了改造成为2019-nCoV的方法,我的话就就到这里,至于过程,我没有见到,不分析。

这个新病毒,本来永远封存在保险级别的最高的实验室的,封存或者永远销毁,但是很不幸,它逃脱了,造成了几万人的感染,几百人的死亡,这个罪魁祸首我们虽然看见它了,抓住它了,但是我们还没有销毁它消灭它。为此无数的医生和救援人员奔赴一线参与救援,那才是石正丽研究员说的以命担当。

看完这一切,作为一个非医学专业的普通人,心惊胆战,感觉整个事情里面的黑洞太大,根本无法看清楚真相。 

我不是一个阴谋论者
我以一个中国人身份自豪
但是
我希望
我有知道真相的权力


燕玲,请你出来走一走?

论坛
  阅读原文
支持0次 | 反对0次  
  用户评论区,文明评论,做文明人!

通行证: *邮箱+888(如:123@qq.com888)